欢迎来到许昌建筑有限公司

中东国家国界线为什么那么直?

正文:

中东也许是世界上最“盛产”帝国的地方。从公元前5世纪最先,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等继续串地跨亚欧非三洲的重大搏斗机器纷纷在这片血染的土地上变幻着颜色各异的王旗,同时也浇灌出一段段与居鲁士、亚历山大、图拉真、穆罕默德这般帝王铁汉有关的不朽传说。

阿拉伯帝国全盛时期疆域图

中东艳丽的历史,与其重要的地理位置有着亲昵的有关。传统的中东包括西亚和片面北非,其地域囊括亚、欧、非三洲的交通要塞,领域为阿拉伯海、红海、地中海、暗海、里海所环绕,素有“五海三洲”之称。如此战略地位,再添上地球上石油储量最雄厚的波斯湾,“兵家必争之地”真可谓弃中东而其谁了。

然而云云一个四千年帝国洪波涌首的地方,却首先被岁月打磨得一蹶不振。掀开二战后的中东地图,会发现这边稀疏着十几个国家:有常年烽火遍地的以色列和叙利亚,有深陷内战泥沼的也门和塞浦路斯,更有以石油发家的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科威特等一批海湾富国。与这些处境纷歧的国家相伴,中东政区还有一个稀奇的表象,那就是这边国界线大多由挺直的直线构成。北部,沙特阿拉伯、叙利亚、约旦与伊拉克四国的边界大体呈“工”字形;南部沙特阿拉伯、也门、阿曼三国的边界则大致呈“丁”字形;西部,以色列、巴勒斯坦与埃及在西奈半岛上的边界是一条直线;东部,沙特阿拉伯与阿联奠的边界同样是两条直线。中东的直线国界固然比不上马格里布国家之间的直线国界那般具有视觉冲击力,但也不遑多让了。

中东地图走政区划(留神沙特阿拉伯北部与南部的多多直线边界)

那么,原形是怎样的力量将中东“修整”得如此“规整”呢?这个是一个复杂的题目。稀奇的战略位置、政治力量、民族宗教在这边扭成一团,使中东历史的发展显得特意扑朔迷离。总体而言,中东直线国界以沙特阿拉伯为分野:北部边界相对“土耳其化”,是英法等国在奥斯曼帝国瓦解过程中逐渐确定的;而南部边界相对“阿拉伯化”,是阿拉伯诸民族在各自自力的征程中挨次竖立的。当然,鉴于阿拉伯诸民族在17世纪之后均或直接或间接在奥斯曼帝国的总揽或限制下,因此这两栽类型的国界均能够追溯到一个共同的源头:奥斯曼帝国。

一战爆发:奥斯曼帝国的命运岔路

1453年,是欧洲史上一个极为关键的时间点。这一年,绵延千余年的东罗马帝国轰然坍塌,欧洲中世纪在君士坦丁堡的陷落中悄然落幕,随之而来的则是日渐兴旺的奥斯曼帝国。

公元1440年前后,奥斯曼帝国与拜占廷帝国对峙图

奥斯曼帝国由土耳其人竖立,故又称奥斯曼土耳其。“奥斯曼”的称号源于其创首人奥斯曼一世,遵命名手段来看,与中国古代的“刘汉”、“朱明”等王朝或是日后的“沙特阿拉伯”颇为相通。奥斯曼帝国最初只是幼亚细亚岛上安纳托利亚酋长国中的一支。奥斯曼一世物化后,其子孙不息膨胀,很快横渡达达尼尔海峡、攻克东罗马帝国的千年古都君士坦丁堡,将版图膨胀为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兴旺帝国。

奥斯曼帝国的膨胀势头直到17世纪末才宣告终止。此时正值苏莱曼大帝执政,奥斯曼帝国的铁骑踏平了东到波斯、西到阿尔及利亚的汜博土地,奥斯曼帝国的舰队称霸地中海、红海和波斯湾的四方水域。倘若历史在此时定格,那中东将不必要国界线,由于整个中东不是在奥斯曼帝国的直接统下属,就是为奥斯曼帝国间接限制。

奥斯曼帝国全盛时期疆域图

然而,在经历两百余年的搏斗后,奥斯曼帝国的搏斗机器也终于最先迟钝。1683年爆发的维也纳之战标志着奥斯曼帝国终止向欧洲不息膨胀,这也是帝国衰亡的最先。16年后,奥斯曼帝国签定《卡尔洛夫奇条约》,自成立以来第一次向欧洲各国割让土地;1718年,奥斯曼帝国签定《帕萨罗维茨条约》,再次将巴尔干的片面领土割让给奥地利帝国。这些地区对于坐拥500余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奥斯曼帝国也许只是九牛一毛,但却吐展现一个端倪:曾经锋利的奥斯曼军刀已经徐徐生锈。

欧洲各国却在大航海时代的召唤下不息崛首。18世纪末,以英国、法国、沙俄为首的新兴殖民帝国已经将战线推进至奥斯曼帝国边境,而奥斯曼帝国却在一次次战败的改革中徐徐落后于时代,奥斯曼帝国国土广袤,境内民族多多,当中央政权兴旺时,各族人民尚能紧紧团结在一首,而当中央政权战败时,分势力量就不免仰头。19世纪,民族主义狂风袭来,奥斯曼帝国不得不最先面对接踵而至的自力搏斗。1829年,希腊宣布自力;1875年,塞尔维亚、暗山、瓦拉几亚及摩尔多瓦宣布自力;1877年至1878年的俄土搏斗中,保添利亚自力;1908年,奥匈帝国吞并波暗……

奥匈帝国疆域图,蓝紫色地区夺自奥斯曼帝国

两百年前,奥斯曼帝国的膨胀休止于巴尔干半岛。两百年后,奥斯曼帝国的防守也从巴尔干半岛最先。只是这一次,帝国将面临更大的逆境:1878年,为换取英国在柏林会议的声援,奥斯曼帝国割让塞浦路斯;1881年,法国淹没突尼斯;1882年,英国占有埃及;1912年,意大利淹没利比亚……

至此,奥斯曼帝国在欧洲与非洲的边境已经退无可退。然而战火还异国灭火,它将跨越达达尼尔海峡燃向亚洲,而中东的版图,也注定将在这栽此消彼长中新生。

1913年的奥斯曼帝国已经基本只剩下亚洲领土

尽管20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在内郁闷外祸中已经彻底沦为西亚病夫,然而这一颓势并异国引发中东领土的扯破。原形上,直到一战前夕,以英国为代外的欧洲列强依旧在法律层面全力维持着奥斯曼帝国的“完善和自力”,固然奥斯曼帝国位于欧、非两洲的边缘省份已经在原形上被蚕食殆尽。

这栽“保守”并非出于仁慈。尽管奥斯曼帝国的没落使欧洲列强行为一个集体从中渔利,但对于各国来说,倘若不及在奥斯曼帝国的解体中争夺充满多的益处,逆而不如在保存奥斯曼帝国的前挑下维持相互牵制的格局。比如,对于英国来说,一个残存的奥斯曼帝国能够成为拱卫苏伊士运河的天然力量;而对于法国来说,让幼亚细亚半岛在土耳其人手中隐微要比在俄国人手中要坦然得多。

18世纪沙俄、奥斯曼帝国对峙形势图

然而,局势很快发生了转折。1914年一战爆发,奥斯曼帝国在德国的说相符下添入了同友邦阵营,对英国正式议和。与此相对,英国首相阿斯奎斯指斥“奥斯曼总揽者不光仅在欧洲,而且在亚洲,敲响了本身的丧钟”,并立刻调整了中东战略:肢解奥斯曼帝国、争夺美索不达米亚和巴勒斯坦,直到竖立一条通去印度的陆上通道。

奥斯曼帝国的命运取决于一战的首先。倘若同友邦胜利,奥斯曼帝国也许会在艰难时局中迎来复兴;倘若协约国胜利,期待它的能够便是首先的解体。

一战形势图(红色为同友邦,绿色为协约国)

1915年:中东格局的纸面与现实

1915年是一个很稀奇的年份,这一年,纸面上的中东与现实中的中东形成了剧烈的逆差。

对于协约国来说,纸面上的1915年颇为美益:英、法、俄政府,也即是在中东地区实力最强的三大帝国于1915年签定《君士坦丁堡协定》,并达成共识:君士坦丁堡和土耳其海峡划归沙俄;同时英法政府针对“奥斯曼帝国其他地区或任何地方所制定的计划”,都会得到沙俄的体谅。

在此之后,法国很快挑出了请求获得“大叙利亚”的备忘录,将其领土请求不息拓展到幼亚细亚半岛东南的奇里乞亚;而英国则走得更远。英国首相针对中东题目成立了德邦森委员会,特意钻研奥斯曼帝国亚洲领土的解决手段。在德邦森委员会中,有一位名叫马克·赛克斯的土耳其事务行家,他曾普及游历了中东地区,出版了很多游记,是委员会中唯逐一个到过奥斯曼帝国大片面领土且掌握大量一手原料的人。这位马克·赛克斯,将在异日中东北部国界实在定中,扮演重要角色。

马克赛克斯爵士

“大叙利亚”地图(浅绿色为最普及的定义,公司动态深绿色为20世纪用法)

1915年6月,德邦森委员会在召开十余次钻研会后终于发外了《德邦森通知书》,并挑出四栽解决手段:瓜分奥斯曼帝国、在奥斯曼帝国划分势力范围、维持奥斯曼帝国自力、将奥斯曼帝国地方分权。

英国人首先选择了瓜分一途。理由之一,是奥斯曼帝国已经战败到连方法上的自力也难以为继;理由之二,则是中东地区阿拉伯人的势力,已经兴旺到足以对奥斯曼帝国挑出挑衅的。

奥斯曼皇宫托普卡帕宫的外国使节

现实中的1915年,远比纸面上的1915年来得凛冽。一战战局依旧瞬息万变,两边在西线战场上陷入了伤亡惨重的壕堑战。为了打破僵局,协约国决定行使制海权睁开达达尼尔海峡,直取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开辟南方战场,那时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上登陆战——添里波利之战由此爆发。

协约国在战事胶着的情况下袭击相对较弱的奥斯曼帝国,是很相符理的选择,不过这一次富有想像力的战略却遭遇了重要的波折。在添里波利之战中,来自协约国的50万名士兵在经过11个月的浴血奋战,物化亡7万人、伤近10万人,首先在未取得战果的情况下被迫退却。

添里波利之战形势图

添里波利之战的战败让《君士坦丁堡协定》对奥斯曼帝国的瓜分变成了空中楼阁,但是奥斯曼帝国在是役中同样亏损惨重。在这栽两败俱伤中,属于阿拉伯人的曙光展现了。

一战为阿拉伯人脱离奥斯曼帝国总揽挑供了绝佳的机会:它同时减弱了奥斯曼帝国与欧洲列强在中东的力量。奥斯曼帝国行为总揽者或宗主国,与阿拉伯自力行动之间匮乏议和的空间;然而对于英国人向阿拉伯人做出了政治、领土等方面的答答以说相符后者就成了天然的选择。

一战后的中东形势波谲云诡

在1915年一战局势凶化的阴影下,英国人最先怂恿阿拉伯人首义以缓解中东战局的压力,“麦添的谢里夫”侯赛因凭借其稀奇血统,成为阿拉伯世界中英国议和的首选。“谢里夫”意为走政长官,“麦添的谢里夫”即伊斯兰圣地麦添的走政长官,由法蒂玛的后裔世袭,在穆斯林中享有极高的威看——英国人选择侯赛由于议和对象不及说不正当,但侯赛因挑出的阿拉伯人首义的条件,却着实有些“狮子大启齿”:侯赛因请求英国承认阿拉伯国家的自力,而且这个国家的疆域将囊括西奈半岛以东和以北、一切说阿拉伯语的奥斯曼帝国亚洲领土,其中包含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和巴勒斯坦。

1915年7月,侯赛因在给英国驻埃及高级专员亨利·麦克马洪——正是中印“麦克马洪线”的首作俑者——的信件中正式挑出了阿拉伯人的领土请求。由于这一请求不光牵涉到英国志在必得的美索不达米亚、巴勒斯坦和法国的传统益处地区叙利亚,麦克马洪不得不在尊重阿拉伯人自力主张的同时逃避划界题目。同年10月,麦克马洪发出了末了答答信,在“一定侯赛因的疆界请求”的同时又做了含糊的保留,如“……叙利亚片面地区不及认为是纯粹阿拉伯地区”,因此不及包括在阿拉伯国家边界之内;同时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也必要“稀奇的走政安排”。

侯赛因的帝国梦

“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充分表现了英国政府的矛盾心绪。一方面,英国必要行使阿拉伯首义来均衡战局;另一方面,阿拉伯人的领土请求又侵袭了英国乃至于法国的益处。在法国人与阿拉伯人之间,英国人益像必须有所取弃。然而戏剧性的一幕上演了:英国同时选择了两方。

麦克马洪答答信发出的前镇日,英国正式向法国提出举走关于奥斯曼帝国亚洲领土题目的议和。法国人此时还十足不清新“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的存在,更不清新英国人已经对阿拉伯人做出了栽栽答答。法国派出了弗朗西斯·乔治·皮科行为议和代外——一个力主由法国限制整个叙利亚的殖民主义者。而皮科的“对手”,则是《德帮森通知书》操刀手赛克斯。

异日中东北部边界的两大制定者皮科与赛克斯,终于会面。

亚瑟·亨利·麦克马洪爵士,在中国留下了“麦克马洪线”

阿拉伯首义:矛盾重重的英国中东战略

在议和中,英国的请求大多表现在战略上:连接地中海与美索不达米亚,以打通向印度的通道,将法国限制区与南部阿拉伯隔开,再依赖法国限制区将沙俄限制区分隔在北方。与此相对,法国更关注领土:叙利亚题目异国任何让步的空间,法国必须限制“北至奇里乞亚,南至埃土边境,西至地中海,东至基尔库克”的“大叙利亚”地区——直到一战中东战局的不息凶化,法国人方才松了口,同样将直接限制区缩短至黎巴嫩。1916年头,英法终于达成赫赫闻名的《赛克斯-皮科协定》:

《赛克斯-皮科协定》:深蓝色、深红色为法国、英国直接限制区;浅蓝色、浅红色为法国、英国间接限制区,紫色为共管区

以“托鲁斯-杰齐拉“一线为界,以南归属阿拉伯国家;以北划分为英法直接或间接限制的区域。英法两国分界线以德尔祖尔为中央向东西延迟,北部为法国势力范围,其中叙利亚沿海地区及摩苏尔北部由法国直接限制;南部为英国势力范围,其中美索不达米亚东部的巴格达与巴士拉由英国直接限制。巴勒斯坦由国际共管,详细方法待定。以上内容被记录在随协定一并挑交的《赛克斯-皮科备忘录划定区域草图》中,这几条直线与弯线首先成为异日叙利亚、约旦、伊拉克与沙特阿拉伯边界的雏形。

《赛克斯-皮科协定》固然是一份双边协定,但其收效有两个外部条件:一是中东第三大势力沙俄的批准,二是阿拉伯人的组相符。沙俄很快添入了议和——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法国按照沙俄交际大臣挑交的备忘录对中东地区边界进走了微调。1916年6月1日,三国别离互换照会,《赛克斯-皮科协定》正式完善。

添入沙俄势力的《赛克斯-皮科协定》,绿色为沙俄限制区;深蓝色、深红色为法国、英国直接限制区;浅蓝色、浅红色为法国、英国间接限制区

行为中东局势的末了一个主角,阿拉伯人在《赛克斯-皮科协定》签定过程十足缺席,使得英法俄三国商议的首先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英国交际大臣喜欢德华·格雷直言:“在实现对阿拉伯人的自力允许之前,吾认为协定对吾们来讲是异国奴役力的。”那么,阿拉伯人会为了尽快实现民族自力而批准《赛克斯-皮科协定》吗?

答案是否定的。就是英法两国商议的同时,侯赛因在致英国交际部的信件中清晰挑出了立场坚定的请求:一旦战事终结,阿拉伯国家将最先请求被法国淹没的、包括黎巴嫩在内的叙利亚沿海地区。

“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的另一个主角谢里夫·侯赛因

倘若将侯赛因的请求视为阿拉伯人末了的申明,那《赛克斯-皮科协定》与“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之间的矛盾便不走协调。而更耐人寻味的是“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的收效条件与《赛克斯-皮科协定》的收效条件居然十足相反,均是阿拉伯人的首义;而法国人与阿拉伯人却十足不清新另一份文件的存在,这大约是一战时期最波谲云诡的一段交际故事了……

时过境迁。对于英国来说,一战的局势已经徐徐益转:穆斯林圣战异国爆发,奥斯曼帝国异国与德国对苏伊士运河进走说相符袭击,而沙俄在高添索战区也徐徐掌握了主动权。阿拉伯首义的必要性已经弱化,因此《赛克斯-皮科协定》隐微要优于“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中规划的“大阿拉伯国家”蓝图。

“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

只是法国人与阿拉伯人注定是一道单选题,当英国人选择了“一举两得”的时候,便注定要自食效果。1916年,奥斯曼帝国兵锋直指麦地那,侯赛因误以为本身与英国组相符的计划泄露,立刻率部首义。

这镇日是1916年6月5日,“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正式收效了,与之同时收效的,还有四天前正大大式完善的《赛克斯-皮科协定》。同年,侯赛因宣布本身为“阿拉伯国王”,而在次年英国只承认其为“汉志国王”,这已经代外英国政府的态度——对于英国人来说,阿拉伯人毕竟还不清新《赛克斯-皮科协定》的存在,这意味着各方诉求还存在协调的能够。

浅绿色为汉志王国,汉志与内志成为之后沙特阿拉伯的重要构成片面

怅然的是英国人很快失踪了这末了一次机会。1917年,沙俄在十月革命中瓦解,新成立的苏维埃政权做了一件令英国人现在瞪口呆的事:公布并作废沙俄签定的一系列隐秘条约,这边当然包括《赛克斯-皮科协定》。

面对阿拉伯人死路怒的责问和战无不胜的搏斗态势,英国再一次将单选题做成了多选题。一方面,英国人声明“在战前是解放自力的阿拉伯地区”和“搏斗中本身从土耳其限制下解放的地区”答当“十足和彻底地自力”,这使得阿拉伯人坚信本身在战后能够经过和平手段实现民族自决;另一方面,英国与法国在战后对《赛克斯-皮科协定》进走了修整,摩苏尔和巴勒斯坦划归英国限制——叙利亚与伊拉克的国界,至此基本定型。至1919年,《国际联盟规约》将一战战败国的殖民地划分为托管地,其中前奥斯曼帝国领土为“第一等托管地(Class A mandates)”。1920年,圣莫雷会议召开,英国取得对巴勒斯坦(包括外约旦)和伊拉克的委任总揽权,法国则取得对叙利亚、黎巴嫩的委任总揽权。固然中东局势依旧不清明,但随着英法两国委任总揽权实在定,阿拉伯半岛北部边界的首先划定却因此挑上日程。

第一次国际联盟大会(1920年11月15日)

作者:江隐龙

posted @ 20-01-23 12:31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许昌建筑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18 版权所有